时午_终末埋葬

在长沙acc展子跟基友一起出的cos!!她似乎不玩儿lof我也不好圈……艾比是我啦xx

之前用MMD模仿的一个洛卷卷的图……结果失败了orz哭泣
言和她那么好!!

她说。
“你摔碎了我。”
可是没有。她没有碎,我也没有摔。
而分别之后,我到看着她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这一切。
我没有摔碎她,我给了她一对翅膀。而我的翅膀从最初就没有发育完全,现在更是被撕扯得七零八落。
但我扶起了刚长出羽翼的,懵懂无知的她。我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翅膀,教她怎样飞翔,直到她终于能飞起来,虽然笨拙但是认真无比。
事到如今,这一切都已像泛黄的相片一样,陈旧,被人摈弃。她的翅膀已经丰满有力,只是她的性格还是那么孩子气。而我也不知道究竟在做什么,浑浑噩噩,惶惶不得终日。
——真是悲哀啊。但我也只是在终日为过去而唉声叹气而已。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啊啊啊我爆炸!赞美太太!!

玛丽姬:

发布了长文章:《【Cytus 同人】Holy Knight》

最后一章

非常抱歉又是这么久,学校事情真的太多,都想不起来来这里看一眼。但终于还是想起来啦哈哈哈哈。

谢谢所有读了我的文,推荐了,点赞了,甚至给我评论的人……从没想到我的文会有这么多人读,并且喜欢……因为你们的存在,我大概又有勇气寻找灵感化作文字时,铺展开在纸上如同巨鲸换气,喷薄的水柱直刺天宇,这样畅快淋漓的感觉了吧……

一个脑洞……占标签致歉

不是什么正经事情……其实我就是之前补了下地狱少女,然后想着万一泠珞发现这是妄想为了消除这一切登录了地狱通信输入“颜语”的话会是什么情况……
如果她的本意是让守护不再受磨难,那么加害也会跟着一起下去——因为这两个人同名,又因为他们并不存在,也没有灵魂,(再加上还是同一个人)所以偶像颜语也会一并下去。
“地狱的船这么慢吗……明明只有我一个人吧?”
“船上不止你一个人,还有两个由你衍生出的,虚妄的存在。你和他们是看不见彼此的。”
“是吗……还真是无聊啊。”
“……此怨此恨,流至地狱。”
(三颜的便当整整齐齐xx)

我居然涨粉了!!……
开心爆炸放了自己摸的MMD鱼

占标签致歉。

那个圣女叫做颜语。
她是有着巨大功勋的人。她的战斗力强大,战斗方式果断而残忍,她战后的所在之处往往有着浑然天成的血色地毯。她是大家公认的救世主,人们都以她为荣。她的房间里放着一个巨大的木箱,没有人见过里面装着什么。

那个恶魔也叫做颜语。
他是人们口口相传下来的恶魔。传闻他一个人隐居在偏僻的黑森林,从未有人见过他的面貌。偶尔进过森林的人再也没能出来,使得人们都对这片未知的领域充满着好奇与恐惧。传闻说他是英俊的男子,也有人说他是嗜血的野兽。

圣女对人们口中的恶魔有着极大的兴趣。她想去见见那个传闻中的恶魔究竟是何面貌。
恶魔独自一人居住在黑色森林,陪伴着他的是夜里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和漆黑的鸦。

而白发的歌者颜语,正悄悄地看着圣女的一举一动。

Virus and Restart.

#妄想症系列
#给 @阿居和瞳 滴生贺(……)
#加守带主仆
#ooc歉,私设有(详细可以参考游戏王vrains的设定)

   加害者热衷于窥探泠珞意识的角落来找到一些被她抛弃或者已经销毁过的数据碎片,从而将一些令人感兴趣的数据从泠珞的意识数据中再次修复并篡改,使其能够出现在这个世界里。
    她喜欢这么做,并且乐此不疲。她并不会因为被泠珞删除过而有所顾忌,因为她可以自我修复,然后再次重生。
     ——她是个顽固的病毒,像噩梦一样在泠珞的世界里挥之不去。泠珞尝试过无数种方法想把她从自己的意识里删除,可是无用,无论是残留下一点点废弃数据还是全盘覆灭,她还是会快速地修复,生成。
    “看起来似乎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呢,主人?”加害者在泠珞意识角落的废弃数据堆里嗅到了一丝似曾相识的气息。她自言自语地说着话,随意地把腰间的刀抽了出来,熟练地翻转手臂用刀尖挑开些许碎片,让底下的那堆让她感到熟悉的碎片露了出来。
     那堆碎片已经细碎得可怜,若不是加害者去翻找,估计不久后便会被消除干净。这些碎片星星点点,闪着深青色的微光,隐隐拼凑出一个不成型的人形轮廓。
    加害者看见那堆碎片的瞬间脸上的神情有些许停滞,继而转变为疯狂。她兴奋地伸出舌舔了舔嘴角,像是看见猎物的蛇。
    她想起来了,这是那个人,她亲手破坏的人。
    她怎么可能忘记呢。要知道,这个人可是给了她极大乐趣的人——同时也是给泠珞带来了巨大温暖与打击的人。他的消失让当时的泠珞惊慌到了极点,她恐惧的神情让加害者发自心底地愉悦。
     “你可不能消失——美人鱼先生。”加害者冰青色的眼中闪着狡黠的光,嘴角扬起一个戏谑的弧度,抬手把唐刀刺进了那堆人形碎片的中心。
     那堆碎片忽然像是受到了感召一般开始轻微地颤动,光芒也似乎强烈了几分。它们开始连接在一起,然后慢慢地扩散,填满那个人形的空缺。
     ——修复。
    加害者并无心思去慢慢看着这堆碎片成型,她还需要做一件事。
    加害者离开了泠珞的意识角落,继而来到了泠珞的记忆数据库。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她的记忆和抛弃淡忘的记忆都会有存放的地方。
     因为——这里可是虚拟世界呀。
     泠珞进来之后似乎是受了什么刺激,使得她只能留在这里。与此同时她也悄无声息地入侵了这个世界,并且找到了泠珞。而她杀死的人似乎是泠珞为了逃避她的追杀而创造出来的防护罩,尽管她并没有意识到。
     加害者站在泠珞的记忆数据库中,沿着与自己有关的数据寻找着那一段深青色的记忆数据的尽头。她的脚下延伸出巨大的黑影,笼罩在那段深青色的数据上。
      找到了。加害者看着那段与自己的数据相交的深青色数据,伸出手放在那个交点上。她身后的黑影骤然变大,裂出一道像是嘴的口子,猛然冲上去覆盖住了那段数据。
      片刻过后,那段相交的数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行的两段数据。加害者身后的黑影慢慢缩小,退回到了她的身体里。加害者“呸”地吐出些许黑色的数据,像吃过什么一样抹了抹嘴,随后若无其事地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分割线———————
      看着面前一脸警戒的人,她还是想笑。
      “我可没打算害你——相反,是我把你救出来的。”加害者一脸藏不住的笑意,她觉得这个男人对自己简直是警戒得过了头。“难道不是吗?”
       “……你对她做了什么?”守护者看着面前这个曾经杀死自己的女人,心里一面提防一面疑惑。
       “我只是稍微修改了一下主人的数据库而已。比起这个,你觉得你现在还配担心她么?”加害者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他的话,一边踱着步给守护者带路。
        “……”守护者一时想不出什么话语来反驳她,他也不想浪费口舌去与她辩驳。
        他只是觉得很疲惫,很疲惫。像是做了一场痛苦的梦却忽然醒来,反而看见周围更加冰冷的事实。他觉得自己的一切似乎都是受人所控,他仿佛不属于他自己。
       “别想了,你唯一属于自己的想法就只有不想消失而已。”加害者似乎看出了他的低沉,开口打断了他的思考。“如果你想让自己变成自己,你可以尝试杀死主人。”
        “……”守护者沉默了。
        “说起来,还有一件事情。”加害者忽然停住了脚步,让跟着她的守护者不禁一愣。她转过头来,一头耀眼的黄发随着动作轻轻摇晃,面上带着那一如既往的狂妄笑容,上挑的眼角里藏着高深莫测的情绪。
         “重·生·日·快·乐,美人鱼先生。”

后话。
      妈嗨的终于写完了……!!!乱七八糟的不知道是什么!然后守护性格拿捏得不好……💦总之,93傻子生日快乐!这个我可能会继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