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午_终末埋葬

Virus and Restart.

#妄想症系列
#给 @阿居和瞳 滴生贺(……)
#加守带主仆
#ooc歉,私设有(详细可以参考游戏王vrains的设定)

   加害者热衷于窥探泠珞意识的角落来找到一些被她抛弃或者已经销毁过的数据碎片,从而将一些令人感兴趣的数据从泠珞的意识数据中再次修复并篡改,使其能够出现在这个世界里。
    她喜欢这么做,并且乐此不疲。她并不会因为被泠珞删除过而有所顾忌,因为她可以自我修复,然后再次重生。
     ——她是个顽固的病毒,像噩梦一样在泠珞的世界里挥之不去。泠珞尝试过无数种方法想把她从自己的意识里删除,可是无用,无论是残留下一点点废弃数据还是全盘覆灭,她还是会快速地修复,生成。
    “看起来似乎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呢,主人?”加害者在泠珞意识角落的废弃数据堆里嗅到了一丝似曾相识的气息。她自言自语地说着话,随意地把腰间的刀抽了出来,熟练地翻转手臂用刀尖挑开些许碎片,让底下的那堆让她感到熟悉的碎片露了出来。
     那堆碎片已经细碎得可怜,若不是加害者去翻找,估计不久后便会被消除干净。这些碎片星星点点,闪着深青色的微光,隐隐拼凑出一个不成型的人形轮廓。
    加害者看见那堆碎片的瞬间脸上的神情有些许停滞,继而转变为疯狂。她兴奋地伸出舌舔了舔嘴角,像是看见猎物的蛇。
    她想起来了,这是那个人,她亲手破坏的人。
    她怎么可能忘记呢。要知道,这个人可是给了她极大乐趣的人——同时也是给泠珞带来了巨大温暖与打击的人。他的消失让当时的泠珞惊慌到了极点,她恐惧的神情让加害者发自心底地愉悦。
     “你可不能消失——美人鱼先生。”加害者冰青色的眼中闪着狡黠的光,嘴角扬起一个戏谑的弧度,抬手把唐刀刺进了那堆人形碎片的中心。
     那堆碎片忽然像是受到了感召一般开始轻微地颤动,光芒也似乎强烈了几分。它们开始连接在一起,然后慢慢地扩散,填满那个人形的空缺。
     ——修复。
    加害者并无心思去慢慢看着这堆碎片成型,她还需要做一件事。
    加害者离开了泠珞的意识角落,继而来到了泠珞的记忆数据库。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她的记忆和抛弃淡忘的记忆都会有存放的地方。
     因为——这里可是虚拟世界呀。
     泠珞进来之后似乎是受了什么刺激,使得她只能留在这里。与此同时她也悄无声息地入侵了这个世界,并且找到了泠珞。而她杀死的人似乎是泠珞为了逃避她的追杀而创造出来的防护罩,尽管她并没有意识到。
     加害者站在泠珞的记忆数据库中,沿着与自己有关的数据寻找着那一段深青色的记忆数据的尽头。她的脚下延伸出巨大的黑影,笼罩在那段深青色的数据上。
      找到了。加害者看着那段与自己的数据相交的深青色数据,伸出手放在那个交点上。她身后的黑影骤然变大,裂出一道像是嘴的口子,猛然冲上去覆盖住了那段数据。
      片刻过后,那段相交的数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行的两段数据。加害者身后的黑影慢慢缩小,退回到了她的身体里。加害者“呸”地吐出些许黑色的数据,像吃过什么一样抹了抹嘴,随后若无其事地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分割线———————
      看着面前一脸警戒的人,她还是想笑。
      “我可没打算害你——相反,是我把你救出来的。”加害者一脸藏不住的笑意,她觉得这个男人对自己简直是警戒得过了头。“难道不是吗?”
       “……你对她做了什么?”守护者看着面前这个曾经杀死自己的女人,心里一面提防一面疑惑。
       “我只是稍微修改了一下主人的数据库而已。比起这个,你觉得你现在还配担心她么?”加害者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他的话,一边踱着步给守护者带路。
        “……”守护者一时想不出什么话语来反驳她,他也不想浪费口舌去与她辩驳。
        他只是觉得很疲惫,很疲惫。像是做了一场痛苦的梦却忽然醒来,反而看见周围更加冰冷的事实。他觉得自己的一切似乎都是受人所控,他仿佛不属于他自己。
       “别想了,你唯一属于自己的想法就只有不想消失而已。”加害者似乎看出了他的低沉,开口打断了他的思考。“如果你想让自己变成自己,你可以尝试杀死主人。”
        “……”守护者沉默了。
        “说起来,还有一件事情。”加害者忽然停住了脚步,让跟着她的守护者不禁一愣。她转过头来,一头耀眼的黄发随着动作轻轻摇晃,面上带着那一如既往的狂妄笑容,上挑的眼角里藏着高深莫测的情绪。
         “重·生·日·快·乐,美人鱼先生。”

后话。
      妈嗨的终于写完了……!!!乱七八糟的不知道是什么!然后守护性格拿捏得不好……💦总之,93傻子生日快乐!这个我可能会继续写👀……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