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渊.

一条咸鱼。时不时摸摸MMD更个文,频率看心情。(……)
我爱妄想症系列。

哎发个写过的填填lof。

    *爱丽丝疯狂回归的医生x病人爱丽丝的感觉。
    *对ooc表示抱歉,守护是真的抓不住(…
    “你该忘却那些事。”
    颜语看着面前一脸憔悴的男人挑了挑眉,从老旧的椅子上起身,木椅发出低沉的吱呀声,预示着它不久的坍塌。颜语走到男子的面前,伸手抬起他的下巴,注视着他的脸。
    从这男人的面貌可以看出他曾是个温顺而帅气的种,该是有许多少女喜欢的类型。可惜他不知经了什么打击,神情憔悴又颓靡,深青的发丝在额前无力地垂着,像个街边的流浪汉。他的肤色苍白,一对冰青眼眸黯淡无光,像是将死之人一般涣散。在这有些寒冷的秋天,他却只穿了一件白衬衫。
    男人似乎是被她的动作唤醒了意识,眼睛里终于有了些光彩,不过也只是一些余烬。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既然是痛苦的过去,那么它也不该被记住。”颜语微微俯下身,用与他同样的双眸注视着他的瞳孔。“你该忘记痛苦。”
    “想让我忘了那些事…没有那么容易。”男子眼里象征活力的光辉一点点放大,终于燃烧了起来。他缓慢地开了口,声音低沉沙哑而富有磁性。
    “我倒是很好奇那些虚幻的事物有什么可铭记的——美人鱼先生?”颜语把肩上金色的小辫撇到脑后,不悦地盯着他的眼睛。
    “那不仅是幻觉。”被称作美人鱼的男人神色淡然。“你应该知道我无法摆脱它,正如同你也医治不了我。”
    “但你要知道,我们都是颜语。”颜语立起身走到他坐的椅子背后,将手放于椅背上,另一手的手指浅浅地划过他的锁骨与脖颈,在他耳边轻声呢喃,像是某种蛊惑。
    “我们可是…有着同样名字的人。”
    正当她用这番暧昧的动作进行交流时,另一个颜语却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随后甩开。
    “…适可而止。”
    “怎么,难道你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她并不恼,脸上却有了玩味的笑。“你似乎有一段愚蠢的时光也是如此。”
    “…这没有什么可探究的。”他极其不快地打断了颜语的话,心里一面憎恶着这个女人的轻佻恶毒,一面又无数次怀疑她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医生。
    “我可没有研究那些事情的兴趣,我只是打算让你明白。”颜语往前走了几步,伸手将他的脸扭到自己面前,鼻尖碰着他的鼻尖,食指挡在他的唇上。
    “记忆不是祝福,而是诅咒。”

评论(5)

热度(21)